画图/考据/幻想。拥抱寒冷北极圈。喜欢请打赏热度。

北区语言发展史整理1.0

1.0 综述    

    原始的印欧文明起源于公元前三千年的东欧某地,大约在公元前两千五百年左右分裂,其中一路北上到了俄国,一路穿过中欧来到现今斯堪的纳维亚地区。他们每到一处就征服当地的土著传播自己的文明和语言,他们可以认为是斯堪的纳维亚地区语言的起源。

    斯堪的纳维亚语言是日耳曼语言的一种。日耳曼民族是一些语言、文化和习俗相近的民族(部落社会)的总称。这些民族从前2千年到约4世纪生活在欧洲北部和中部。北日耳曼人是斯堪的纳维亚的日耳曼人。他们后来演化为丹麦人、瑞典人、挪威人和冰岛人。

    西日耳曼人是指易北河日耳曼人如斯维比人,后来演进成为巴伐利亚人;还有北海日耳曼人如萨克森人(撒克逊人)、盎格鲁人、朱特人等,后来形成盎格鲁-撒克逊人(英格兰人);以及莱茵河-威悉河日耳曼人如法兰克人。东日耳曼人中有波罗的海南部的哥特人、汪达尔人和勃艮第人等。

 

    斯堪的纳维亚语言属于印欧语系的北日耳曼语支,如瑞典语,丹麦语,挪威语和冰岛语。芬兰语则源于芬兰-乌拉尔语系。前三者属于斯堪的纳维亚“语言”的不同方言,这几种语言都在独自实现规范化。芬兰语显然是一种“离群的”语言,而冰岛语则介于这两者之间。

    在基督教文化入侵之前,斯堪的纳维亚地区广泛使用的是一种名为“Rune(如尼)”的文字。

    如尼文是一套字母表,在开始它属于大约1500年前的北欧和日尔曼人。然而,这一“字母表”中的“字母”被认为包含着可以进行占卜的神秘因素。事实上,“如尼”(Rune)—词意思是“神秘的”或“隐蔽的”。它来自于德语Raunen,其含义是“密谈”。最早的并且实际上最闻名的如尼字母是老弗萨克。(之所以叫弗萨克(futhark),是因为它代表起始的六个如尼字母Feoh、Ur、Thorn、Ansur、Rad和Ken)


    如尼字符被发现于岩石的雕刻中,其可追溯达到公元前八千年前。如今,如尼字母是一类已灭绝的字母,在中世纪的欧洲用来书写某些北欧日耳曼语族的语言,特别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与不列颠岛屿通用。至今发现最早的如尼刻文定期为公元150左右。后来随着基督教文化入侵,如尼字母逐渐被拉丁字母取代。

    欧洲大部分国家的语言属于同一语系——印欧语系。历史上印欧人的数次“入侵”在当地传播语言的同时也在吸收当地土语转化为自身语言的一部分。公元五世纪中叶,当时生活在德国和丹麦交接的两个部落,石勒苏益格(Schleswig)的安格鲁(Angles)和霍尔施坦因(Holstein)的撒克逊(Saxon)横跨北海,入侵英伦三岛,使得古英语在自身发展的时候混入了众斯堪的纳维亚词汇如Cake, Skin, Egg, Get等。

    英语和斯堪的纳维亚语都属于印欧语系的日耳曼语族。英语是西日耳曼(West Germanic)语支,斯堪的纳维亚语是北日耳曼(North Germanic)语支。两种语言有大量共同地单词,如house(房屋)和land(土地)。古英语一些单词在于斯堪的纳维亚语接触时,发生了语法的基本变化,采用了斯堪的纳维亚语的形式。

    拉丁语也对斯堪的纳维亚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并成为该地区第一个被引入的外语,这主要是因为海盗时代末期北欧人的“基督教化”。十世纪和十一世纪的基督教传教士在北欧国家确立了拉丁语的地位。最初的一批学校就是拉丁语学校,此后斯堪的纳维亚也被拉入了欧洲文化的轨道。

    同时,德国北部的低地德语也在威胁着斯堪的纳维亚的语言。地缘和经济交流的原因使得低地德语(广义上它包括当时德国北部和荷兰的日耳曼语族语言)对斯堪的纳维亚诸语言的影响最大。这种语言通过王室联姻,政治联盟和外来务工人员的流动在北欧得到广泛推广,“汉萨同盟”的兴起使大量德国商人在北欧定居。汉萨同盟最早是今日德国北部和荷兰的一些城市的商业、政治联盟,一度主宰了北半个欧洲的贸易。汉萨同盟内部是通用的是中古低地德语。随着汉萨同盟在斯堪的纳维亚的活动的拓展,很多讲低地德语的商人、工匠移居到了波罗的海和北海沿岸的众多城市里。另外,低地德语和斯堪的纳维亚语言本身就沾亲带故,都是日耳曼语族的,彼此在词汇、语法、音系上就有很多共同点,这也方便了低地德语影响斯堪的纳维亚语言的过程。丹麦在1325-1425年间逐渐过渡到使用两种语言,在书写宪章时低地德语文本在前,丹麦语文本在后。与此同时,丹麦王国境内有许多土生土长讲德语的人,占其人口总数的三分之一。

    斯堪的纳维亚地区内部的战争也促进了同源语言的互相吸收何转化,使得直到今天丹麦挪威和瑞典的语言仍有众多相似的地方。丹麦在历史上曾经长时间地控制挪威和瑞典,使得丹麦语曾经成为当地的官方语言,虽然后来各国的独立运动打断了这一个进程,但是各国的民族语言仍有众多相似的痕迹。瑞典人在十六世纪确定规范瑞典语后,它和丹麦语仍然有共同的拉丁语和低地德语的特点,充斥着这两种语言的外来词汇,连语法也有众多相近之处。

    而自公元十一世纪开始,挪威语(古斯堪的纳维亚语)在冰岛逐渐发展成一个独立的语言——冰岛语,从那时起就一直处于远离尘嚣的隔离状态,缺乏外来的影响从而与挪威语割裂开来。

    用今天的四种斯堪的纳维亚地区主要语言表达同一句话,我们会发现其中有很大的共性。以Subway的曲奇包装袋背面的注释英文“Cookies may contain nuts or peanuts, even if not included in theingredient list.”为例,

    瑞典语:Cookieskan innehålla spår av nötter eller jordnötter, även om det inte listas iinnehållsförteckningen.

    冰岛语:Kökurgeta innihaldið hnetur eða jarðhnetur, jafnvel Þó að Það komi ekkifram í innihaldslýsingu.

    挪威语和丹麦语的表达非常相似,分别为:

    Cookies kan indeholde nødder eller peanuts, selv om det ikke indgåri ingredienslisten.

    Cookies kan inneholde nøtter eller peanøtter, selv om det ikke erinkludert i ingredienslisten.

    由此可以看出,斯堪的纳维亚语言有着明显的日耳曼语言特点,丹麦、挪威、瑞典三国的语言十分相似。冰岛语虽然源自古挪威语,但独立发展至今已经与欧洲大陆的语言有了很大不同。这种语言现象的形成,有民族历史的内力作用,还有来自其他文化输入的外力作用。


评论(11)
热度(41)

© 世界齿轮 | Powered by LOFTER